《萌芽》2020.4

栏目页码篇名作者
头条“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005昨日的世界王奇兰
009海底两万里徐炜豪
014尽头与无尽蔡文珏
017独眼黄婷
020一个博物馆李汶清
022癔症刘一欣
小说024正常人[爱尔兰]萨莉·鲁尼 钟娜[译]
032螟蛉有子林文心
036古典童话·灵魂矿哥舒意
专栏创意写作·散文课
046“故乡”的诗化张怡微
三角关系
049加戏库里里
散文052公寓流浪者李雪婷
056愿望李驰翔
060鸽子陈冬冬
064轮舞朱嘉雯
惊奇公开课
Amazing068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电影缘董铭
惊奇乱讲
074心理感冒防治手册(中)惊奇组
连载092西环路猜想(五)不日远游
萌星月报106写作者劝退指北雷阳
新概念新概念书写
110野火烧不尽朱妍
大赛专栏
112“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二等奖获奖名单

头条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王奇兰《昨日的世界》
小时候我和外婆住在乡下,唯一的童年玩伴就是邻居婆婆家的孙女小希。我们一起种豆芽、捉昆虫,在被我送的“礼物”吓跑之后,她刚好也跟着妈妈离开,不辞而别。我追她回家后一直高烧不退,是外婆把我“叫回来”的,后来我也跟着妈妈进了城。尽管我知道童年的一切只是昨日的世界,但我总会忍不住一再地回望。

徐炜豪《海底两万里》
我以前当过潜水教练,大海有一种完完全全把人周遭填满不留一点空隙的不由分说的沉默,是开着大公司的女友把我打捞上岸,让我找到露出海面的理由。自此之后我开始写小说,小说与一个高中男生的故事有关,他在自习课上感到无聊,于是写起小说来……

蔡文珏《尽头与无尽》
我在长江中游一座小小的城里长大,我的城有一家书店、一座摩天轮、一个体育中心和三路公交车,很久以来却没有火车铁轨,只有江水弥漫的渡口。我必须要离开小城,因为外面的世界无穷无尽,但我依然爱它。火车驶出站台的那一瞬间一去不复返,但我知道铁轨的尽头永远会通往江边的那座小城。

黄婷《独眼》
我偶遇了一只独眼小猫,它的眼睛被同伴抓掉,留下了空白的骇人的眼眶。在我帮它安顿下来的一个星期之后,我发现它学会向人献媚讨食,它眼瞳沉沉的暗金色让我觉得它是附近一只被遗弃的家猫的后代。也许正是因此,它才不容于野猫部群,混迹于人类社会,但我总希望在某个平行世界里它没有受伤,坚守着野猫本分,独自流浪。

李汶清《一个博物馆》
一个博物馆最大的功绩是展示文物,而这恰恰也是它的过错,因为它以“传承”和“展示”的名义让人类觉得自己对文明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实际上,这恰恰是对文明的禁锢与阻断。人类应当从博物馆式的赎罪中脱身,留给文明一个呼吸的机会,也赐予自己一条解脱的路径。

刘一欣《癔症》
我的朋友跟我说过许多关于她的故事,比如她有同父异母的长兄长姐,也有一个亲生妹妹。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吃冰淇淋时,她跟我说她爷爷去世了,在爷爷的葬礼上,除了他们四个孙辈,父亲竟然还带来了他的两个私生女……

小说

[爱尔兰]萨莉·鲁尼 钟娜 译《正常人》
他们在康奈尔家过夜,讨论大学申请的事情。玛丽安娜建议康奈尔申请英语系,因为英语是他唯一真正享受的科目,而且他可以在女生堆里尽情风流。然而在周一上学时,康奈尔却强迫自己不去看玛丽安娜或和她发生任何互动……

林文心《螟蛉有子》
在公公的丧礼上,婆婆显得非常冷静从容,这让她想起当年刚来到黄家时婆婆对她的不满与控诉。年轻时她也曾觉得未来边界模糊,而现在她用铁腕手段教育出的两个女儿也已经考进医科大学,她们早已将一切羞辱与难堪过成了连续的生活本身,再没有多余的情感施舍给或恨或爱的对方了。

哥舒意《古典童话·灵魂矿》
公平城城主小秤砣雇佣了赏金猎人猎少女,在她护送下前往神秘的灵魂矿,路途中他们遇到猎少女的朋友懒懒汉,他正要下矿,于是三人同行,在早已被人遗弃的矿中,小秤砣并没有发掘到有价值的灵魂石,却碰见了一位流浪的巨人……

专栏

#散文课#
张怡微《“故乡”的诗化》
作者指出,在实际写作中,写景、写人、写情往往是同一的,比如李娟《离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这取决于作者如何规定人和世界的关系,而对于创意写作来说就是要处理“想象的原乡”的问题。作者以《管家》和《呼兰河传》分别说明了西方与中国的文学原乡,认为作家真正要表达的其实是一种历史情绪,一种被艺术家诗化后的心灵之景,这才是书写的意义所在。

#三角关系#
库里里《加戏》
每一年,至少有几万玩家在游戏《星露谷物语》中和塞巴斯蒂安结婚,将自己想象成妻子,寻找他行踪里的蛛丝马迹,这种将科学上未必存在因果的两样事情相联的冲动是人类最显著的本能之一,即“加戏”。作者以纳博科夫自传中的隐喻与对回忆的追索为例,认为“加戏”在文学作品中就是通过作家想象力和事物的隐喻特征发现新意义的过程。

散文

李雪婷《公寓流浪者》
暑假快结束时,我和男友从师兄那儿以低价租到一间单人房,可供使用的部分实际只有一张双人床的面积。晚上,两人穿越校园,蜗居其中。透过蛛丝马迹,我猜测着房间原先主人的生活,也想起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逐渐发现自己到了要谈钱的年纪,漫长的学生时代也就此结束了。

李驰翔《愿望》
小时候我许愿上课不要迟到,长大了许愿可以“越写越好”,因为我希望目前的生活能给出一个答案,解决我的痛苦与困境。在北京时,我被突如其来的缺钾血症击倒,差一点死掉,寄予厚望的编剧项目又被叫停,离开北京投入科幻文学的写作也并没有让我脱离对愿望的期盼。但我知道,其实没有什么结果可言,我一直身处“生活”之中,只是始终无法自处。

陈冬冬《鸽子》
小时候,我和几个同学捡到一只受伤的鸽子,他们把它烤了吃掉,但抓鸽子吃的过错最终归到我头上,我因此对鸽子没什么好感,更偏好自由的海鸥。在工作后,我却又通过广场上乞食的鸽群感受到我那“酒囊饭袋”老板的善良。其实鸽子和海鸥各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我也不断通过一些机会和自己和解。

朱嘉雯《轮舞》
我在游戏世界里认识了雪,感受过寒冬和冰河;我在荧幕上看过“宝冢”的表演,听了不同版本的《我属于我自己》。但假装在场永远比不上“亲临”的感受,想象也经不起现实的敲击。

惊奇

#公开课#
董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电影缘》
许多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品,一直受到电影圈的关注。电影改编看上去比原创轻松,其实文学性越强的作品越难被改编,有些诺奖得主亲自操刀担任编剧,有些则对自己作品的改编不闻不问。在成与败之间,讨论的还是我们该在小说被搬上银幕时,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惊奇乱讲#
惊奇组《心理感冒防治手册》(中)
当“心理感冒”汹涌来袭,用“七宗罪”来麻痹自己是否可行?而这种负面情绪所关涉到的认知自我和认知世界的问题,是否也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甚至会成为烦恼的源泉和文学书写的动力?

连载

不日远游《西环路猜想》(五)
“我”跟七寒说,明浅又住院了,于是她提议我们去江边走一走。我们先去了楼下的饭店,在“我”翻阅诗集时她揉了揉“我”的头发,这是我们曾经各司其职的方式。但现在,我们之间开始慢慢出现隔阂和裂痕……

萌星月报

雷阳《写作者劝退指北》
我在写作的十年里一直在考虑的问题是:要不要放弃写作。为了考查自己的写作能力,我到处投稿、发表文章,时不时想要彻底摆脱这种精神折磨。但是写作对我而言早已不是一种娱乐,而成为如影随形的压力,直到有一天我明白,写作其实是我面对世界和认识自我的方式,我会一直写下去。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朱妍《野火烧不尽》
我利用高三的课堂时间写完了“新概念”的投稿,并意想不到地进入复赛,感到了蓄谋已久的欣喜若狂。我本以为二等奖算不上成功,但慢慢地我学会直面自己的不甘心并与之共存,虽然我丢了自己存放文章的U盘,但我明白一切并没有结束,我还在不断地重新开始。

#大赛专栏#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二等奖获奖名单

<big id='hFDN'><listing></listing></big><dir id='PChUm'><blockquote></blockquote></dir>
<i id='sOoe'><i></i></i><fieldset id='MgsuV'><legend></legend></fieldset><pre id='ygKJiTN'><bgsound></bgsound></pre>
<b id='Qj'><strike></strike></b><dfn id='tGH'><optgroup></optgroup></dfn>
<optgroup></optgroup>
      <q id='fZpkVP'><basefont></basefont></q><center id='hxiMVCc'><q></q></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