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在诸城一中

4月25日,由《萌芽》杂志社开展的“文学讲座百校行”活动来到了位于舜之故里的山东诸城一中。由我社编辑与“新概念”获奖者、新锐作者陈艺璇,为全校师生们带来了一场关于“文学”与“写作”的专题讲座。

作者 陈艺璇

在重庆读书长大的我,来到山东,对于眼中风景有无限感叹,脑海里浮现的词汇除了好评就是“好平”。

正是麦子肆意生长的季节。田地里,它们不高不矮,整整齐齐,站在各自的军阵里,笔直而青翠。中间偶有几排同样齐整又挺拔的树木,像极了守护田野的军官,一身正气又带着一丝调皮。农家人对于种植的艺术把控得恰到好处,一切美不胜收。

从火车换到汽车,辗转抵达诸城一中,已是夜幕深深。从路边望去,教学楼灯火通明,恍惚间,我以为这是周日的晚上,而我正从家里赶到学校去上晚自习。我的周遭嘻嘻哈哈畅聊的同学、脸上写着“我就不笑”的班主任和收作业的班干部正在某个角落等着我。

然而时间早已成为野马,只顾一路飞奔。

我和穿着校服的孩子们,正经历着不同的时光。

讲座时间准时到来。

在路上和《萌芽》的编辑讨论一会讲什么,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往事,写作文的技巧,还是喜欢的书?

最后还是在一开始,便和大家分享了高中时对于读书这件事美好的回忆。起初很担心提到的书本大家没有看过,会听得无聊。结果,还是这个担心比较无聊。诸城一中的孩子们实在是太出色了,阅读量惊人的高!(看来大家的品味很一致嘛!)谢谢你们,让这个夜晚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在提问环节,七月人编辑讲了一个词,让我印象很深——“朦胧的冲动”,即读完一本书、看完一个电影后内心抑制不住的创作的冲动。但我们的问题是并不知道如何将这样的冲动化为作品——要么写上几段便写不下去,要么压根不知从哪里动笔。

这样的“朦胧的冲动”我们在少年时期、青年初期都经历过。因为我们的冲动是“朦胧”的,不清晰的。七月人说,现在的他已经脱离了“朦胧”阶段,能够清晰地分辨出那股子冲动是什么,是看完电影、书本后生活感悟得到了进步,还是在创作人物和情节上有了启发。

我现在仍然经历着一次次“朦胧的冲动”带给我的内心海啸。对它更有了解以后,我想,以后要分清楚它到底是谁,要去向何方才好。

不仅是对创作,对待感情事也要这样。

<i id='amZtjMR'><s></s></i>
<xmp id='ACfAk'><b></b></xmp><xmp id='UyipZPP'><q></q></xmp>
    <xmp id='EeSuB'><cite></cite></xmp>
    <strike id='aesN'><address></address></strike>
      <cite></cite>
      <pre></pre><samp id='tdmu'><abbr></abbr></samp><bgsound id='UniCs'><em></em></bgsound><span id='TcvDQXt'><fieldset></fieldset></span>
      <ol></ol>
      <thead id='sgAauyiA'><font></font></thead><samp id='PNbUf'><small></small></samp><basefont id='fvNmh'><abbr></abbr></basefont><s id='dpVo'><cite></c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