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在虚构背后,找到深入世界的洞口

著名作家骆以军分享成长心路;连载《西环路猜想》迎来第七章!各地邮局、报刊亭均有零售;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网购请搜索微信小程序或淘宝店铺“萌芽小铺at萌芽”。

头条

骆以军x《萌芽》 《在虚构背后,找到深入世界的洞口》
在去年“台北-上海两岸文学营”的讲座中,骆以军关于花样滑冰的故事令所有在场者印象深刻,在这次的访谈里,他谈及自己是如何经过漫长且耐烦的基本功练习,才将这些生活中的经验置于虚构的创作之中。不论是通过创作构建出一个内视的书写秘境,还是在阅读或梦境中顿悟,其实都是在虚构背后,找寻深入世界的洞口的努力。

小说

卢也森《下萨克森州的高速上》
周五下午我打算提早回家,独自开车从法兰克福机场附近的酒店回慕尼黑,车程大约三小时。在车子开到纽伦堡转A9高速的时候,我看到一辆在德国很少见的雅阁,车牌号还是来自我老家的浙J。我感到好奇,连忙把车加速,追了上去……

[美国]约翰·契弗《音乐教师》 张坤 译
塞顿回到家时,孩子们正在哭泣,厨房里传来肉烧焦的味道,一切都混乱不堪,仿佛是妻子杰西卡为了表达不满而刻意做出的安排一样。这种阴郁的生活令他难以忍受,他试过改变,和妻子下馆子,邀请汤普森夫妇来家里作客,却全部以失败告终。最后,他决定听从汤普森先生的建议发展一项爱好,去找德明小姐上钢琴课。

那多《盘起来吧,灯神》(下)
距离捡到灯神已经过去五年,利用灯神,林雅岐变成了全球前十的富豪,而张宗侯在追到梦柯后又接连俘获了诸多芳心。但收获成果变得太容易,二人从其中获得的乐趣正在被削弱。因此,他们最后决定登上一艘船,去帮助张宗侯的前女友卧底女警常倩破解关于谎言教父的诈骗案件……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食用日中花》
她参加旅行团去国外旅游,在海滩秘境的深度体验项目中,她因跟不上队伍而停在山坡上,却发现周围长满了连绵不绝的绿色多肉植物,它们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高变大。在之后的几天里,旅行团的行程多次被它们的泛滥生长打乱,他们就好像被这种叫“食用日中花”的植物跟踪了一样。

#创意写作·散文课#
张怡微《发明中的语言美》
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尚未被命名的情感经验,它们源于作家强烈的心灵体验,在散文中,这种情感的原质通过实在的经验和词语的组合被表现。作者以余光中的散文理论为例,认为初学者在奥威尔所谓“自我表现的欲望”和“唯美的思想与热情”的动力下去写作时,修辞是需要被着力训练的内容。而为了完成这种自我表达,除对词语的高度关注之外,也可以尝试去发明新的语言。

散文

林砚秋《骗术启蒙》
雨水那夜的失眠过后我开始时常回忆起中学时代,那竟像是十余年前的事,甚至只剩下细枝末节的记忆。曾经缺乏想象力的幸福让我觉得卑鄙,但人经历这个世界就像自环环嵌套的迷宫中心往外走,山重水复之外还有更多的山重水复,越接触越会惊觉曾经的谎言和骗局。但我想,比起对世界毫无困惑,受骗或会是更可贵的教育。

徐振辅《拉萨及其时间地景》
如果站在布达拉宫的台阶上展望拉萨城,可以看到有三条同心圆式的转经道的老城区以及道路笔直的新城区,老城区的这种城市形态与当地受到佛教影响的圆型时空概念有关。而如今的拉萨在接受了线性时空概念之后,只剩下一幅时间地景,人们就算站在大昭寺的孔道前,也再难听到松赞干布时代的湖水声。

方云喜《奔向自己的旅程》
男友出国让两人暂时分开所造成的空间距离令我开始重新审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离他的过往生命太远,几乎未曾抵达过。我坐了两个小时的地铁来到男友的故乡,虽然没有去他家,但我却在熟悉的泥土气息中明白我们两人的本质相似,不论时空距离如何,最终都是在彼此的身上奔向自己。

沈信宏《外》
外婆年轻时飞到台湾生活,在这片故土之外的地方,她常常眺望海峡那边的家乡。作为外婆的外孙,我和她不同的姓氏构成了一道隔阻双方的疆界。但在外公死后我明白,外婆不仅是在用家乡的口味怀念过往,其实也是在用一道道菜肴迎接饥肠辘辘的我回家。

惊奇

#公开课#
谢彩《镜头下的作家们》
比起黑帮老大、警方卧底,作家们的生活显得太过“乏味”,他们的精神世界也很难用镜头画面呈现,因此讲作家故事的影视剧数量不多。东方作家通常被塑造为安贫乐道、追问生命意义的形象,比如《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的呈现;而在港剧中,作家却是为生存挣稿费,也在创作中获得瞬间欢愉,带有香港本土的色彩。

#惊奇乱讲#
惊奇组《家有宝藏》(上)
被迫隔离在灰暗逼仄的斗室里,依靠不充足的食材物资过活时,我们是否会对带有田园气息和古典美的另一种可能的生活心生隐秘向往?那些建立于按剧本演绎的人造景观之上的生活,带来的到底是柴米油盐的烟火气息和健康的生活模式,还是纯粹美学意义上的浪漫畅想?

连载

不日远游《西环路猜想》(七)
当我发现我打不开七寒手机的时候,我明白我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变得难以忽视,虽然尽力弥合也于事无补。那天,我回到了之江公寓,后悔两年前曾经和七寒互相交换手机密码,又想起来十多年前的明浅……

萌星月报

李奇《文学,也是可以没有的》
在居家隔离的特殊时期我陷入了荒谬的宅家生活,但这却并非读书写作的好时机,对于失去张力的生活来说,文学是人在意志消磨后可以牺牲掉的那部分。曾经在散文中写过的“糟糕”生活其实不算什么,因为拥有可以“向前滚动”的“正常生活”已经非常难得。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陈子欣《鲸海》
她登上了一条造型奇特的船,跟随科考队去寻找一头消失已久的鲸,他们说,她的到来是神明赐予他们运气的象征。在烈日和海风中她感到头晕,走进船舱坐到了船长旁边,船长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他们找不到的。”

#新概念书写#
刘一欣《似无所见》
在我去上海参赛之前,母亲反复叮嘱我要保持形象和注意安全,我对这次入围心态平和,然而母亲却因我而兵荒马乱。她想给我最好的,这是我的幸运,却也是她的不幸。我知道,影响我的人有各色各样的作者、脾性相投的老师、志同道合的朋友,然而带给我从容的其实只有母亲一个,不过也足够了。

#大赛专栏#
“长江文艺”杯第二十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

<var id='tUolm'><var></var></var><dir id='UjpdaJ'><strong></strong></dir>
<fieldset id='lVHOo'><dir></dir></fieldset>
      <dir id='vG'><sub></sub></dir><sub id='iG'><span></span></sub>
      <s id='gXfRL'><i></i></s><blockquote id='QvbynB'><big></big></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