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我做大量的梦

察察在访谈中谈及生活对写作的影响,连载《虫之履》同时迎来第三章!各地邮局、报刊亭均有零售;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网购请搜索微信小程序或淘宝店铺“萌芽小铺at萌芽”。

头条

察察x七月人:《我做大量的梦》
在连载小说《虫之履》之前,察察已经从事短篇小说创作多年,从第一次投稿的《消失了的自杀事件》到后来的《簸山豆》,察察试图在生活转变的过程里建立起新的视野。她享受现实中的虚构,并希望能借此找到情感收放间的平衡。

小说

王笑迪《黑鱼》
从体校毕业后,李汉生接受隔壁寝室的徐彪的建议,到后者所在健身房的游泳馆做教练兼救生员。他一直希望攒够钱给孀居的母亲盖房子,更试图赢得新结识的女孩的好感。有几次,他从三米高的救生台上看到黑鱼从水底一闪而过,就像一条前行的黑色波浪线……

陈柏言《小段与游戏》
你常做那个跳楼的梦,梦见同伴们摔得头破血流,但在梦中,死亡可以重启。在妈和爸分开半年后,你第一次和洪群伟他们玩,天上下着雨,就像后来那个周三你们正在玩“谁能把玩偶弹最远”的游戏时,也下着夏日的雨,那一天小段突然告诉你说,他并不姓段,此后更将你带入到唯你们二人所拥有的时空里。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吞噬》
一个深夜里,小孩起床扶着墙上厕所,发现父母违背了家庭成员“分享”的原则,正在壁灯下烤肉吃。父母向他解释了自己在吃牛肉,但自从那天之后,小孩开始不那么活泼好奇,偶尔陷入自己的情绪之中,还会反复问起吃的是什么……

#耳证人#
云也退《重读卡内蒂》
卡内蒂对所有写作者而言都是耐心、自律的楷模,花费二十年构思的《群众与权力》一书或许只是他为了自我满足进行的实践。这本书并非如马克斯·韦伯或涂尔干所著作品那样严谨的学术论著,而是如同他的回忆录一般,充满感性的个人风格。他以火的比喻记录了形形色色的人群,而记录本身就意味着克服。

散文

李驰翔《天赋》
大二的时候我第一次学日语,虽然只坚持了一个学期,而等到第二次时,我已经二十四岁,又用大学剩下的稿费买了一架电钢琴,可很快我又离开上海,电钢琴成了累赘。我知道诸如此类突发奇想的小爱好,看起来就像是唾手可得的天赋,抛弃它们就仿佛是在浪费。但我现在第三次学起日语,只是为了证明我可以全心全意地做一件事。

黄可《Bleu Zhao》
去年三月到九月,我在巴黎六区一家小店里打工,主要工作是拆掉货物的包装纸、打扫卫生以及招揽顾客,有些顾客令我印象深刻。饥饿时我便去周围探索新餐厅,很快习惯了独自吃饭,并沿着河岸打发时间,而令我记忆最深的则是一只有着特别的蓝色的壶,它拥有自己的名字,叫作“Bleu Zhao”。

曹姮《意恐迟迟归》
奶奶曾经对我很好,而在有了堂弟之后,奶奶对我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他身上,那些被忽视、被误解的时间成为我后来人生中的深渊。在一次夜谈时,姑母试图帮我解开心结,她说他们都爱我,但这种复杂的感情令我战栗,因为我无法面对曾经那个被伤害过的小女孩。

柳雨青《六月》
在图书馆入口右手边的角落有一架新钢琴,许多人排队试音色,我也是其中之一。在那个六月,一个同样来自中国的数学系留学生与我因此相识,并一同排练合奏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五弦乐四重奏》。我小时练钢琴,后来改学长笛,却都没有勤学苦练,音乐和梦想不足以成为令我激动的东西,但这次相遇或许已让我感到了学琴的意义。

惊奇

#公开课#
赵典谦《火车上的陌生人》
与其他交通工具不同,火车具有其独特意义,正如《正常人》里所说的“见见陌生人”,许多故事在火车上发生。《安娜·卡列尼娜》等诸多文艺作品中,火车意味着不平凡的相逢与分离,而同时火车也是时间连线的隐喻,是许多作者钟情的犯罪现场。更重要的是,火车已经成为现代性的标志,它重构了整个社会与空间关系,描摹着现代人的孤独。

#惊奇乱讲#
惊奇组《全民制作人》(中)
强调C位,又各有分工的舞台组合方式何以成为感染人心的黄金配方?当今成功的综艺又有了哪些新的制胜要素?在常规的宣发与内容制作之外,综艺中的各种表情管理和后期特效等细节对于我们的生活是否构成了许多影响?

连载

察察《虫之履》(三)
早上七点刚过,“我”站在银行门口吃煎饼馃子等款车到,银行行长正同“我”攀谈。“我”的工作遭遇危机,却意外获得了一个和妻子重新沟通的机会……

萌星月报

项斯微《出口》
我写大量的采访稿、评论、散文,因而对待生活和写作都很有实感。与此同时,距离我上次写小说已经有五年以上的时间,只因我没有什么在真实中虚构的本领。尤其是,我发觉一切都过去得太快,问题堆积在那里,但虚构却很难成为我的出口。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李慧琳《她的诗人和诗》
我的发小叫王惠怡,她常吃炸食,令我羡慕,而她的父亲却是一个烂赌鬼。她爱养小动物,曾养过一个月的鸭子,鸭子暴死后,她低落了许久,直到有一天,老师念了班上一个名叫王维的男生的作文,写的是鸭子被宰杀后他内心的不舍,而在那一刻,我看到了王惠怡眼中的温柔……

#新概念书写#
成昊勍《劈海》
我接触文学很早,青涩时代里常独自品味那锋利的力量。从业余写小说到向专业靠拢,我竭力避免文学成为单纯的宣泄或记录,而“新概念”则让我知道了文学就像我生命中的轴心,我无法背叛,它就像《平原上的摩西》中所写的一样,能够劈开我的人生,带领我走过海水。

#大赛专栏#
“长江文艺”杯第二十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

<blockquote id='aEaQf'><sup></sup></blockquote><comment id='gDrvDA'><center></center></comment><code id='puuHM'><thead></thead></code>
    <samp id='ori'><legend></legend></samp>
      <samp id='MELwcO'><label></label></samp><option id='QRkRtCyc'><span></span></option><dfn></dfn>
        <fieldset id='hgWT'><font></font></fieldset>
          <bgsound></bgsound>
          <strong id='wwWdKwDw'><center></center></strong>
          <blockquote id='uXDeds'><span></span></blockquote><fieldset id='HA'><bdo></bdo></fieldset>
          <font id='edkNc'><xmp></xmp></font><fieldset id='GqIeNOTF'><nobr></nobr></fieldset>
          <address></address>
            <sup id='GfmgJ'><code></code></sup><em id='ATx'><dir></di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