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文学与人工智能

作家小白梳理人工智能与文学创作日益紧密的联系,并分享了自己在进行相关实践时的所思所感;《失人絮语》迎来第三章!各地邮局、报刊亭均有零售;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网购请搜索微信小程序或淘宝店铺“萌芽小铺at萌芽”。

头条

小白《文学与人工智能》
从近期自己尝试与人工智能展开合作的创作实践出发,长期对此领域进行观察的小白为我们梳理了人工智能的发展脉络,以及其与文学创作日益紧密的联系,暗示了人工智能正在从科幻进入现实。小白指出,在文学行业中,机器和程序将有可能成为不可或缺的大脑“外挂”,使人机合作成为常态。

小说

[美]蒂姆·高特罗《信号》 程应铸 译
自从1974年塔利斯·基米塔教授在黑市买下这台价格不菲的无线电,它就一直开着,为他播放古典音乐、英国广播公司的节目和公共广播,支撑着他的痛苦人生。当它突然没了声音、冒出白烟时,他想尽办法修复它,却又隐约感到,这台收音机把他和很多他更应该关注的事情隔离了开来……

神小风《上火》
隔天看新闻时,埃米莉才想起来昨天在大火中死掉的那个邻居女生叫阿璟,当时阿璟,被消防队员抱出来,裹在一大片棉质的毯子里面,只有手露在外面,黑色的。所有与火灾有关的事物全都离埃米莉这么近,纵然埃米莉不断地想象,但它们全都拼不回原本的样子了……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山谷》
一支俱乐部的越野跑队伍在清晨出发,深入大陆中部绵延的山岭地区,当他们爬升了一千五百米后发现脚下有银色光芒闪烁,以为山谷中有受伤的人求救,下去之后却全无所获。而对于两个月后在火山岛举行的“泰坦之旅”,他又听说了有关这座岛的“集体幻觉”的传说……

#花岗岩与虹#
叶茫《想象王国》
以自己的家乡为蓝本,福克纳通过这片土地上悠远的历史、具有穿透性的文明、亘古与现实交融的神话宿命感建构起小说中的南方世界。自此,后续很多作家都效仿他构建作品中的想象王国,其中以马尔克斯的马孔多最为知名,与之相比,福克纳的语言则使得约克纳帕塔法在文学上更让人信服:它先于作者而存在,没有范围,没有边际,比寓言式的历史更为广阔,永远是对人类精神痛苦的描绘。

散文

成昊勍《由海水扑灭的火焰》
我迷恋无边海洋,向往这种广阔而流动、深不见底又可包覆身体的东西,但我却不愿承认上海有海,将其描述为腐臭昏黄的死水与沙滩。因为它是掌控欲极强的父亲曾带我去过的、像犯人放风般仓促的游览,是曾经的男友哄我去赶海挖洞时突然冒出的几十条黑色沙虫,令我狼狈大哭。我没有良好健全的爱的能力,一切依靠假想和模仿得来,于是我踏进海水却去而复返,越得不到什么越想追逐,但我想也许记忆走走停停,会最终让我接受:这是我爱过的一切。

不日远游《朋友的婚礼》
毕业五年后因为一场婚礼,大学的朋友们又一次聚在一起,和她们在一起开心的时刻很多,自然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和大学时一样,“不正常”的自己并不能非常融入“正常”的她们,但我又因此感到内疚,更加不快乐,尽管我很清楚她们对我的厚待。离开婚礼现场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作为好特殊的那一位,又感到舍不得,只好跟自己说情感复杂,事情就是如此,事情只能到此。

杨菲《消失的,逃跑的》
从小学到中学,我唯一坚持参加的课外组织就是合唱团,人群让我觉得非常安全,可是一个人的兴趣、家庭、性格藏匿不了,要想赶上队伍,所有一切都要尽早摊开,藏匿在人群里的时候世界只有自己,与集体反而是遥远的,我只能依靠自己,在平凡里假装得并不那么平凡。

惊奇

#公开课#
吴如功《云游的云,追不上赶考的人》
古时科举考试的艰辛与残酷,今日唯有高考能勉强与之相比,但科举必经的遥远且危险的长途旅行及沿途巨大的花销,对农耕社会的人们来说则更是一场苦难。纵有各种制度、设施帮助考生们,去往京城一路也是千难万险,而在京城,还要考虑如何落脚、结交同期、备考的种种问题。尽管如此,千年来赶考的人仍如飘动的云一般前赴后继,奔波仓皇。

#惊奇乱讲#
惊奇组《被误解的笑》(上)
在诸如脱口秀和吐槽节目这类综艺上,知识分子或文化人群体似乎更能通过金句式观点的散播和文化深度闪现出耀眼的光芒,但与此同时,“偶像化”和“导师化”是否也成了今日“幽默”能够被传递的前提条件?

连载

马广《失人絮语》(三)
在交往一个月后,我搬进了欢子家,在这期间欢子生了场病,我给刘海洋打电话道了歉,但更重要的是我要继续忙着四处推销田仙一留下的短篇小说……

萌星月报

李雪婷《红糖与烟草》
我是个记忆力很差的人,许多发生过的、曾经感受深刻的事情,许多我告诉自己要“永远记住这一刻”的瞬间,都渐渐被遗忘了。写散文之后,由于对个人经验的巨大消耗,我开始记录下很多不相干的事作为素材。最近我在街上闻到的一股味道,我一直以为是红糖,其实却是烟草公司的烟丝味,这种小“秘密”寻常、琐碎,却在散文中发着光。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黄政铭《疯鸟》
2020年5月的一个中午,疫情尚未结束,我在图书馆漫无目的地游荡,看到鸟正没命地向玻璃幕墙上撞击,一下又一下,而出口就在他头顶几米的地方。几天后我再来时,他已经平静了很多,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我同桌的前同桌雨儿给他取名叫“斑点”,从此去图书馆给他喂食成了我最期待的事……

#新概念书写#
王铎晗《贴地飞行》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想承认保定是我的故乡,这片土地沉默、普通、笨拙,而在一次北京之旅之后,我才突然体会到这片土地给我的熟悉感,开始对周遭一切抱有兴趣,由此开始通过写作记录生活、排解不良情绪,我也因此参加了“新概念”,进入复赛。对于写作,我只有一些单薄的喜欢,但足够用于观察自己、面对自己。

#大赛专栏#
“网易LOFTER”杯第二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

<tt id='mpsp'><thead></thead></tt><listing id='Gomgilq'><small></small></listing>
<dir id='FgkRGKIZ'><sub></sub></dir><samp id='hZfjR'><nobr></nobr></samp><basefont id='HNS'><dfn></dfn></basefont><dfn id='rQagY'><abbr></abbr></dfn>
<small></small><l></l><font id='vZVw'><del></del></font>
    <bdo id='qy'><comment></comment></bdo>
    <basefont></basefont><small></small>
      <u id='tAwx'><blink></blink></u>
          <cite id='yOw'><dfn></dfn></cite><dir id='FsOCPbm'><ol></ol></dir>
          <ins id='plRlNN'><sub></sub></ins><bdo id='dxu'><person></person></bdo>